之前發生了轟動整個台灣的林奕含事件,令不少人注意到《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本小說。剛開始看的時候經常要停下來。不習慣的文風,就像面對未知的海洋一樣。雖然水很清澈,但會踢到不少沙石。不過當慢慢讀下去時,卻如身陷泥沼中動彈不得。雖說分類為言情小說,卻沒有多少情,有的就只有無盡的心寒和哀傷。

「他硬插進來,而我為此道歉。」

我們的社會很奇怪,總喜歡責備受害者。桌上的手機被偷走,我們會說受害者「不小心」、「活該」;把文和照片放上網,就要有被盜文盜圖的心理準備⋯⋯更糟的是連受害者都責備自己,認為一定是做錯了甚麼才會被如此對待。我們以為這樣想,在悲劇面前就不會顯得過於無力——我們以為我們能透過某些特定的行為令悲劇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但我們錯了。並不是受害者沒做或是做錯了甚麼,而是別有用心的人找上了他們。當誘姦發生時,房思琪沒有穿著特別暴露的衣服、擺出撩人的姿勢。她只是像往常一樣和怡婷在一起。她只是像往常一樣乘升降機。她只是像往常一樣聽大人的話。她只是像往常一樣熱愛文學。難道房思琪錯了嗎?

「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

我們總會假設我們的孩子純潔無瑕,總會希望他們一直天真無邪。我們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捧在手心中、不讓他們接觸醜惡的事物,卻忘了醜惡的事物會自己找上門。我們把純真教給孩子,卻沒有教授對抗世界的方法。「我們的孩子不需要性教育」,只是房媽媽一廂情願的想法。也正正是因為對性避而不談,她錯過了房思琪的求救訊號。若果房媽媽願意給房思琪一個擁抱、聽聽她說甚麼,相信結局會有所不同。

強暴是社會性謀殺(Rape As Social Murder)。—— 美國人類學家Winkler

若說發生在房思琪身上的是悲劇,那麼冷漠就是整個社會一起聯合起來默許悲劇的發生。小說裡從不缺漠不關心的人:明知一維會打妻子,卻仍舊把伊紋介紹給一維認識的太太、對兒子家暴視而不見的錢夫婦、對郭曉奇二次傷害的網民、把女同學騙到補習老師家裡的女老師⋯⋯一切一切,都把受害者推進深淵中。受害者滿身傷痕,加害者卻消遙法外。就像小說的最後狼師李國華仍舊被人尊重敬愛著,所有的責任卻落在伊紋身上。

這是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然而更可怕的是這個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每天在我們身邊有多少個女孩被誘姦,又有多少個女孩因為別人的無知和罪惡感而被趕回加害者身邊。當我們評論別人的不幸時,請先想一想;請別對人視而不見;請對受害者溫柔。

願天底下再也沒有房思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季候鳥 的頭像
季候鳥

季候風暴

季候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