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勾了勾嘴脣,闊大的帽子投下的陰影掩著她的表情。「我將行動的能力、強健的雙腿、敏銳的身姿賜給你,你把你的抗氧化劑獻給我。當午夜的鐘聲敲響十二下時,若你還未得到深愛之人的吻,你就會化為泡沫,不復存在。」

她提起修長的手指,寫下一段又一段魔咒。魔咒發出溫暖的光芒,像星星一樣在空中閃閃發亮。

「不過對於你來說,變成泡沫可能要比一生都是塑膠還要好。你說對不對,骨頭先生?」

在魔女的對面,剛剛獲得行動能力的骨頭先生僵硬地點點頭。骨頭先生人如其名,啊不對,是骨如其名,是一副骨頭,塑膠製的。

---

骨頭先生有一個夢想。

像所有的男子漢一樣(它是男子漢?),骨頭先生希望有一天能到世界各地闖盪,看看未見過的事物。它會住在一座巨大的城堡裡,身旁伴著一個柔情似水的性感美女。它會有數之不盡的財寶,連傳說中的巨龍都要妒忌它。

要是死物有靈魂的話(至少骨頭先生知道自己是死物),骨頭先生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拿它來交換自己的夢想(嘛好孩子別學靈魂是很珍貴的)。但它沒有(那麼它到底算不算活著?),而它也不是真正的男子漢。

它只是擺放在雜貨店門前的假骨頭罷了。

每天都會有不同的客人上門,大多都是些平庸無趣的人。骨頭先生覺得聽得太多他們的說話,自己都要變得娘娘腔了。

「老媽你覺得我應該買紅色的還是綠色的?」

都二十歲了這麼大個人連買個垃圾袋都要問媽媽,你是你媽的跟屁蟲嗎?

「塗了這個口紅會變得受歡迎啊!」

你才受歡迎你全家才受歡迎別把這種噁心的紅色拿著晃來晃去!

「這裡有賣核武器嗎?我想用來嚇唬我那討人厭的小弟弟。」

用核武器來嚇唬人真沒大志,應該用來征服世界才對⋯⋯等等,這到底是什麼雜貨店?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骨頭先生要在這間小小污髒的雜貨店裡過一輩子(它什至已經認命了)。

直至有一天一個從沒見過的小女孩來到雜貨店,圓圓的臉蛋像軟軟的棉花糖,及肩的柔順短髮隨風飄舞。你一定會以為他們就這樣好上了,但其實骨頭先生不感興趣。畢竟小女孩既不富有,也不是性感美女。

那小女孩好像很討厭骨頭先生似的,不是故意摔倒骨頭先生,就是把它的手腳拿來逗狗玩。骨頭先生對此很怒惱,但又什麼辨法都沒有。 

也許是厭倦了,小女孩的惡作劇很快便停下來,變成另一件更加毛骨悚然的事—談心。

什麼時候,你才會找假骨頭談心?骨頭先生忽然慶幸自己不是科學室裡晃著自己內藏的假人體模型,聽說它們天生就是地地道道的暴露狂。

小女孩的聲音軟軟的,像鳥嗚一樣動聽。「你和其他人不一樣。無論我怎樣逗你,你都不會理我。」

你放心好了,老子保證要是能動,一定會第一時間踹你的屁股。

「都不知道大家為什麼這麼喜歡圍著我轉,我又不是特別富有,我爸不過是在外國擁有幾座城堡和金庫罷了。」

小女孩你知道什麼是「成功需父幹」嗎?

「而且我也不是美人,我媽才是呢。」小女孩拿出媽媽的照片,骨頭先生一看就覺得自己戀愛了。太太你真美,可以做個朋友嗎?這小女孩長大後,一定會成為一個大美人。

骨頭先生覺得人(骨)生充滿希望。它的夢想就在眼前,但它碰不到。這就是所謂的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世間上最遙遠的距離嗎?

---

骨頭先生眼睜睜地看著事情發生。

一個匪徒粗魯地捉著小女孩,無視她的求救聲。他把她塞進車子裡,關上門後和同伴揚長而去。

骨頭先生感到一陣撕心裂肺的痛。它的夢想被奪去了,而它什麼也不能做。它什至不能動一下手指頭,它算什麼男子漢?

「絕望的人啊,你的痛苦呼喚了我。」

清煙從陰影中飄出,魔女憑空出現。

「把你的願望告訴我,絕望的⋯⋯骨頭?」

---

骨頭先生感到身體無比沈重。

前一秒它還如風般輕盈,現在卻像折翼的小鳥般彈動不得。骨頭先生知道,這是魔力消失的前兆。

模模糊糊中,它聽到小女孩在哭泣。

真好啊,至少在最後骨頭先生守護了自己的夢想。

靠著與生俱來(?)的智慧,它很快便找到匪徒的巢穴。在給予他們噩夢般的回憶(大半夜被假骨頭追殺)和接下幾顆子彈後,骨頭先生救出小女孩。然而時間是短暫的,它終於迎來自己的結局。

「不⋯⋯不要死⋯⋯」

這不是沒辦法嗎?畢竟骨頭先生快要變成泡沫了。

它忽然覺得有點寂莫。

當午夜的鐘聲敲響十二下時,骨頭先生陷入黑暗中。

---

「你很幸運,」魔女的聲音在骨頭先生的耳(實際上是一個洞)邊迴盪。「我都忘記了,只有人魚才會變成泡沫。」

骨頭先生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在車子裡。一瞬間它很驚慌,以為匪徒回來尋仇。

但是哪有匪徒在綁架假骨頭時會在它的頭上綁上一隻粉紅色的大蝴蝶結?

車子停在一座巨大的城堡前。在骨頭先生還未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時,小女孩便撞進它的懷中。
骨頭先生覺得自己的骨頭快要散了。

---

從此以後,一骨一人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骨頭先生的夢想實現了。它莫名其妙地被帶到外國,被強制地留在一座巨大的城堡裡。它眼前有數之不盡的財寶但不能用,它還被(未來的)性感美女包養著⋯⋯

幹老子才不要這種幸福啊啊啊啊啊!

骨頭先生男子漢的尊嚴正在瑟瑟發抖,但它什麼也不能做。

因為骨頭先生不過是一個假骨頭罷了。

你說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
------------------------------------------------------------------
一邊寫一邊想到了Jason to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季候鳥 的頭像
季候鳥

季候風暴

季候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