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在月球的背面有一個小小的國家,住著一個小小的少女。這名少女戴著白色的面具,是一個沒用的奴隸。她既沒足夠的力氣勞動,又沒大得可以嫁人。對於主人來說,她只不過是一件不能賣的貨品。

有一天,天空掉下一名少年。這名少年戴著鳥的面具,從泥土中抬起頭。「你好。」

「你好。」少女注意到少年受傷了,於是請他進房子中。「主人大人還沒回來,你可以進來休息一下。」

少年向少女道謝,跟著她走進房子中。房子很大,到處都有華麗的浮雕和漂亮的壁畫。少年不禁讚嘆道:「你的主人真厲害!」

「主人大人是一個很偉大的將軍,負責保家護國。他現在正在和邪惡的烏鴉之國打仗,希望他平安無事。」一說到主人,少女空洞的聲音就變得精神飽滿。「我想讓主人大人高興,所以想要變得有用。」

「你的主人一定對你很重要了。」

少女點點頭。光是想到主人,她就覺得很幸福。不過當她想到自己是個沒用的奴隸,她就難過得差點哭出來。

「對了,沒問你的名字呢!」

少女搖搖頭。「我沒有名字。」

「那請讓我看看你的樣子。」

她拒絕了他。「我和你、以及這裡的人,沒人能脫下面具。要是我們脫下面具,我們便會死去。」

她細心地替少年包紮,然後給他做飯。少年說了很多話,像是會唱歌的人魚和會神秘的獨角獸。這些全都是少女不知道的事。她覺得很奇妙,想不到在同一天空下會存在著這麼多驚奇的事。

他們不斷聊著,看著星星消失在蒼穹之中。當天空浮起金光,離別的時候到了。

「你可以跟著我走,我的國家就在地平線的盡頭。」少年指著遠方說:「然後你可以到處走走,看看這個廣大新奇的世界。」

少女答:「我那裡都不去,主人大人就是我的整個世界。」

「那真是太可惜了。不過我的朋友啊,請你一定要收下這個。」少年拿出一條紅線,上方有一個閃閃發亮的小鳥掛飾。他把紅線綁在少女面具的角上,小心翼翼又珍而重之。「請用它來記念我們的友誼。」

少女高興地說:「謝謝你,我會好好珍惜的!」

他們又說了一遍再見。少年乘著風走了。

---

當主人回來時看到少女面具上的紅線時,高興得抱緊少女。「太好了,你竟然和烏鴉之國的王子成為朋友。我可以用你來引他出來。」

原來那個少年是烏鴉之國的王子,他給少女的是王族才有的飾物。

主人把少女帶到高塔上,頭一次到少女露出嘉許的表情。「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沒用的奴隸,你對我有用了。」

然而少女卻高興不起來。她看到藏在高塔的大炮和槍枝,又想起少年身上還沒好的傷。求求你不要來,她一邊哭一邊想:千萬千萬不要來。

主人像拎小貓一樣把少女抓起來,把她吊出窗外。他對著天空大叫:「烏鴉之國的王子啊,你的朋友快要死了。來救她吧!」

風灌進少女的衣服中,冷得她抖顫著。一陣急速的拍翼聲從天上響起,越來越近。一隻巨大的烏鴉從天上衝下來,捉著少女飛到半空中。

同一時間,槍嗚四起。

---

少女和烏鴉飛了沒多久,他們便掉在片森林中。柔軟的草地替他們卸力,讓他們不致受傷。

少女吃痛地爬起來。她四處張望著,然而那裡都不見烏鴉的影子。到處都是樹、樹和樹。就在這時,她看到少年,倒在不遠處的一片紅色中。

少女急速跑過去。「你怎樣了?」

聽到她的聲音,少年抬起頭。一瞬間,少女屏著呼吸。

少年的面具不見了。

「你的面具……」

「嗯,來的時候掉了。」

少女的眼睛酸了,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下來。少年平靜地看著自己逐漸變得透明的身體,淡淡地說:「我叫貓草。」

他舉起手,看著穿過來的陽光。

「請不要忘了我。」

風起,風止。少年不見了,只餘下少女。

孤身一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季候風暴

季候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